甜蜜の糖果梦🍧

心里住着一只女王的巨蟹

那年,有个悲了个大催的孩子叫秦凤羽(2)

糖是他俩的,OOC算我

并不活跃的潜水党一枚

领养孩子的梗,看大家写的都是蓝孩纸,所以写写吕孩纸啦~

私设这孩子有些早熟,早期刚到时胆小,后期和秦唐夫夫住惯了所以在单独俩人身边时和正常孩子一个性格啦,才不是写崩人设了呢【划掉】

文风不定,有的正经一些有的搞笑成分居多

每五个段子一更哈!

睡前来一发


(1)

“爹啊,这......”

“习惯了就好啦!反正也不紫一次啦!"

“嗯,习,习惯了就好。”

“......”

那年,秦凤羽第一次觉得她爸爹如此的厚脸皮。全国通缉啊喂!你告诉我习惯了就好??!!!于是,在秦·厚脸皮·风给自家女儿普及了他们唐人街第一神探一路来的探案方式之后,秦凤羽表示:我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嗯......我上辈子一定投错了胎,才遇到这种天杀的家长!

哎......你俩不是搞事大队出生的吧!

总之,那年那天,秦·三好青年·凤·现通缉犯·羽表示,她首次被警方通缉。


(2)

秦凤羽就这么一脸冷漠的看着蹲在地上用一根方便面撬锁的自家爹,又瞟了眼一旁淡定玩手机的自家爸。

“为什么偷东西?”

“不系偷啦,会给钱哒!”

“......那为什么不到白天来买?”

“我们现在是通缉犯啦,会被抓走啊!”

“......我说你们偷点实质性的东西比如fang lang喷雾甚至菜刀我也就认了,这......服装店是神马鬼啊!”

那年,当凤羽看着镜子中穿着风衣的一家三口后,她终于知道爸爹衣柜里那成批的风衣是哪来的了......

当然,还别说,挺帅。


(3)

夏夜的风清凉的吹在身上,身旁环绕着虫鸣,怀里抱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嗯,好不惬意......个大头鬼咧!

“爹,说好的大本钟呢!”

“介话怎么介么苏悉呢......哦!老秦以前老系介么连叨啦!”

“那,那你不也没,没带我去看!”

“你们别打岔啊!爸!爹!说好的大本钟呢!说好的莎士比亚环球剧院呢!就算不去,为什么连旅馆和西餐都没了啊!泡面和大马路是怎么回事!!!”

“......习惯了就好”来自选择继续吃泡面的秦唐夫夫。

“......”来自某个再次怀疑人生的可怜女儿。

那年,秦凤羽感叹,自己上辈子真·投错胎无疑了。


(4)

从前,秦凤羽的眼中,爸和爹的形象如此的高尚,远近闻名的神探绝对不是盖的!

那年的探(ji)案(fei)历(gou)程(tiao)结束之后,秦凤羽表示呵呵,以及冷漠.jip和生无可恋.jip

还有比较惊悚的一点是,自那以后秦凤羽一有时间就往美国跑,前去“拜访”KI英妇妇,还一直问她们缺女儿不......


(5)

小番外:关于恋物癖

秦风是有恋物癖的,对象——他耳机。

自从秦凤羽到来后,唐仁惊讶的发现这个乖乖女居然也有恋物癖,对象——她的白裙子。

还记得秦凤羽刚来时,穿着一身白裙子,死活不让人洗,具体原因也套不出来。为了可以长期穿着不洗,凤羽在那个还未上小学的年龄段从未出过汗,幼儿园体育课一律请假,而且是那种和她玩激流勇进出来后你全身湿透她却滴水不沾的保护方式。唐仁表示:佩服。

好,那就不洗吧。结果到了上小学的时候,凤羽发现裙子:小了。然后秦唐夫夫就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定做了一个玻璃框,装在墙上,把裙子抚平了装进去,收藏,对,你没看错,收藏了起来!

而且,从那以后,秦凤羽把所有花色的衣服捐了,专门买白裙子。到了秋冬季,她才依依不舍的把裙子收起来,换成随便什么色的大衣。

什么?你说凤羽穿风衣的时候怎么穿的?一样呗,外面爸爹的同款风衣,里面......白裙子......【捂脸】


《秦凤羽》系列的【第四次世界侦探大赛】篇完结,所以最后一篇码成了人物介绍小番外,各位看的开心哈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甜蜜の糖果梦🍧 | Powered by LOFTER